真人秀创新的关键是什么

时间:2021-11-28 20:22:12

  • A+

近来,包括《仅三天可见(特别实验季)》《念念青春》《请吃饭的姐姐》等综艺真人秀节目相继收官。尽管没有炸裂的口碑与火爆的收视,这些综艺节目以某种“实验性”的探索,开启国产综艺真人秀发展的新模式,其立足内涵进行创新的取径方式尤为值得重视。

综观近年来国产综艺真人秀的发展,“跨界融合”与“纪实风格”是其变化趋势的两个关键词。一方面,在文化产业跨界发展的趋势下,综艺真人秀通过不同题材与类型的跨界,拓展了节目的类型和内容的边界,形成艺术+、旅游+、生活+、服务+等不同形态,使综艺节目与日常生活多领域发生了连接,在推动节目创新的同时,发挥了积极的产业融合与文化融合的功能。另一方面,综艺真人秀自身也在寻求内在的突破,在将综艺秀场从棚内场景向户外场景转换的同时,弱化规则和剧本的情节性和戏剧性,力求以“纪实风格”探索综艺真人秀新的表意空间。

客观地评价,在“跨界性”主题融合与“纪实性”制作方法的介入下,综艺真人秀逐渐摆脱以往注重表演和游戏的“竞技秀”的固有模式,形成“观察类”和“生活流”叠加的新模式。以“观察”为框架,真人秀节目以“纪实”为风格,经营、旅游、情感与生活等不同类型交叉融合、各有侧重。它们以真实性为追求方向,以更加仿真的方式不断贴近人们的日常生活、婚恋情感和精神休憩的日常关切,引发了相当程度的关注度和话题性。

但其以预定的人设为前提,将明星嘉宾在假定情境中的情绪状态、关系冲突和隐私生活作为节目的“卖点”,在多机位镜头记录的背后,是对众多素材的刻意挑选和剪辑,以追求“冲突”和“猎奇”的戏剧效果。这种“纪实性”因其是一种脱离真实生活的特殊情境,其本质仍然是假定情境中的半开放剧本式的虚拟表演,并没有真正摆脱“秀”大于“真”的弊端。而因为其镜头聚焦、话题设置和效果呈现都没有摆脱明星消费的痼疾,极大地限制了综艺真人秀对社会生活内容的开拓和思想内涵的深化。

因此,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改变真人秀节目基于“假定情境的虚拟表演”这一真实性的基础,就难以真正改变其“秀”大于“真”的弊病。正是在这一意义上,从《奇遇人生》开始,以最近一段时间《念念青春》《仅三天可见(特别实验季)》《很高兴认识你》《请吃饭的姐姐》等为代表的真人秀节目,就显示出其敢于挑战不确定性,对真人秀真实性基础进行实验的探索精神。

首先也是最为重要的是,这些节目敢于打破“假定情境”中的表演性和仿真性,而将节目真实的基础建立在生活真实和体验真实的双重基础上。无论是《仅三天可见(特别实验季)》中职业不同的双方进入彼此真实日常进行体验的三天社交,还是《请吃饭的姐姐》中镜头下那些新奇的职业与人群,抑或是《念念青春》中那些凝结于文中的过往的青春记忆,这些节目不仅将现实生活中真实存在的人物、职业、行为与事件作为内容真实性的基础,而且去除剧本式的预设,在充分尊重节目中的明星、名人或素人的真实动机、行动逻辑和真切体验的前提下捕捉那些充满不确定性的感受与体验。

张艾嘉在《念念青春》的创作手记中就强调,“大家都在寻找真实的力量,很多人都会希望能够用纪录片的手法来记录、捕捉到一些真实的状况。《念念青春》里我特別珍惜那些带有未知感、探索感的惊喜瞬间。”这些节目以一种充分的纪实精神和实验精神,去探寻社交关系中的人与人所存在的可能性,以及青春文本与当下感受之间的自我感受,充分展现真实的力量。比如《仅三天可见(特别实验季)》中,演员白敬亭临时起意,带着导演吕行开车回到自己老家,而正是这种不确定,打开了两人之间更为深入的交流,包括白敬亭对结婚的思考,以及从小如何因为不想让父母失望而拼命练习钢琴等记忆。又如《念念青春》在关于李雪琴的这一集,节目组原本想要讨论互联网新一代人群的生活,却因为征集到的文本更多关涉到北漂人群与故乡和家的复杂情感,而将念诵会的主题改为关于漂泊与家的讨论。节目中无论是明星嘉宾那些平时不为人所知的内在感受,还是议题讨论所散发出来的精神力量,正是因为这种真实性的现实基础而成为可能。

正是基于上述真实性基础的重构,这些节目也因此能够打破以明星消费为中心的单一内容,而通向更为广阔的生活世界及其人生经验。节目尽管聚焦于人,但不再是个人性隐私性的生活叙事,而更侧重面对自我的生命思索、人与人之间关系质询以及社会现实的新经验的表达。也因此,节目中明星的角色,也从以往真人秀节目的话题主角转化为与更广阔世界和更丰富人生进行连接与探访的“中介者”。在《念念青春》中,每期名人与张艾嘉一道,承担着话题的开启者与引领者的角色。如周深与那些小时候与众不同的少年一起探讨对差异自我的接纳、丁真与那些获得救赎的“棒少年”球队共同引发“对纯真青春的守护”、李雪琴则与北漂青年一道想家,而五条人和那些怀揣理想的离乡者与精神流浪者重拾理想。

《很高兴认识你》中阿雅和周迅的出场起的是某种“探访人”的角色,其目的在于“引出”对那些不为人所熟知的旅居地的平民百姓的生活;而《请吃饭的姐姐》则以饭局为媒介,探寻时代发展中那些有着崭新职业和经历的新鲜人群。尽管《仅三天可见(特别实验季)》是两名不同行业的名人的社交体验,却也能够超越对彼此生活隐私的探寻,而是将彼此人生和职业的体验与理解,作为一种具有公共性的生活态度和生命意义的议题。比如曾经的和现在的喜剧人阿雅与杨迪关于“自我的过去与将来”“机会与成长”的讨论,而哲学教授刘擎与演员陶虹之间则引发了哲学理性与戏剧感性的有趣而深度的讨论。

正是这种对生命经验与意义的探寻,使这些真人秀节目不再只是像以往虚拟游戏式真人秀所具有的相对单一的娱乐性价值,而能够给予观众深度的人文思考。诚如张艾嘉在《念念青春》创作手记中所说,其节目有三个希望:让参与者感受到被尊重、传递的情感温暖而踏实、青春的无法定义。该节目正是通过包括张艾嘉在内的上至耄耋老人黄永玉、年轻如丁真和棒球少年,遍布中国南北的不同人群众多文本书写与刻录中的“青春”记忆,展现了这一命题的广度和厚度。《仅三天可见(特别实验季)》总监制金辉对节目制作理念进行阐释:“我们想通过三天的相处展示不同圈层的人之间的关系,让身处其中的嘉宾能够重新审视自我,也让屏幕外的观众能够代入自己,找到适合自己的答案,去尝试理解那些与我们不同的人。”通过各自一天体验彼此的工作而达成一种相互理解,这是该节目在我们今天所具有的意义。在一个不断圈层化的社会中,这些节目将视野转向了人与人之间的差异与理解:自我过去与当下的和解,不同代际、行业之间的人与人的相互理解等等。在这一过程中,这些节目不仅打破了明星人设的羁绊,也开启真人秀节目对更广阔生活与人生探寻以及沟通的尝试。

综艺真人秀节目的创新,不是只能通过“做加法”谋求跨界融合,创新题材和内容,实现产业融合与功能叠加的节目效益,如综艺+旅游、综艺+剧本杀。如何通过“减法”削掉浮华,在去伪存真中重构节目自身内核,重新激活综艺表意的丰富空间,则是推动综艺内涵创新更为关键的问题。近期这些综艺节目通过重构真人秀的真实性的现实基础,极大拓展了真人秀节目的内容表达空间,并为综艺人文精神的建构提供了路径。如何让其真正进入大众的精神空间,实现口碑与点播的同步提升,则需要留待进一步讨论。(作者郑焕钊为暨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文章来源: http://www.tee-fee.cn/shishang/2448130.html

标签: